第五百一十六章经受精神和肉体双重伤害
书名:嫁给残疾大佬后 作者:李家暮暮 本章字数:2335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9 01:21:07

【菠萝菠萝蜜:一看就是个老色批,哈哈,话说我也喜欢这样的男人,感觉特别干净。】

【干净不干净放一边,一般这长相的人性子都稳,性子稳的人,持久!】

【楼上的瞎说什么什么虎狼之词!】

【……】

自从网友开始讨论封泽阳开始,好好的吃瓜的,全都被带歪了。

一个个开始讨论带颜色的话题。

车速那叫一个快啊!

第二天,z国驻a国的大使馆。

“嗡嗡——”

白辛言被一阵震铃吵醒。

经过一晚上的消化和零食发泄,她现在整个小脸儿恢复了红润,小手伸出来胡乱的摸床边放着的手机。

摸过手机,睁开有一只眼睛,哼哼唧唧的把手机放到耳边:“喂……”

小嗓音懒懒的,完全是没睡醒的状态。

电话一头的慕十熏,听到白辛言的声音,微微蹙眉:“你现在在哪里?”

白辛言在听到慕十熏冰冷冻人的嗓音后,瞬间清醒了,大眼睛朝着房间里看了看,抿了抿小嘴儿。

没有正面回答慕十熏的话,而是问:“十熏啊,那个……怎么了?有什么事?”

慕十熏见白辛言没有直接告知地点,迟疑一下,问:“昨天晚上,怎么回事?”

关于昨天晚上,白辛言在昧夜酒吧与封家三爷约会的事情,网络上还有余热,还有人在议论。

慕十熏是因为早上看到网上有人议论才打的这通电话,想要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
白辛言一听慕十熏问及昨晚上的事情,脑海里浮现出子弹朝她胸口打来的画面,狠狠咬了一下嘴唇,开口讲:

“也没什么事,就是……就是姜玫玫鼓动江一雯的脑残粉儿来围攻,傻叉玩意儿。”

想起那帮脑残粉儿上来就气势汹汹的,然后一口一个贱人骂她,白辛言就一肚子的火。

讲真,如果不是不想事情闹大,本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原则,她绝对会跟她们干一架。

打死一个算一个!

反正这么帮脑残粉儿也没一个是可以肩负建设祖国的大任。

当然,她也只是在心里这么发发狠,打死人是不可能的。

她是合格的好公民,犯法的事情不做的。

“江一雯?”慕十熏声调微微上挑,不太明白:“江一雯不是已经被封杀了吗?”

怎么她的粉丝会突然围攻江心儿?

“嗯,是啊!”白辛言皱着小眉头,还是挺气那帮傻叉粉丝,她跟江一雯解释:

“这不是之前的君君子的助理粉江一雯?现在这个助理跟了姜玫玫,由此,姜玫玫就让小助理在江一雯的粉丝群里鼓动,让他们来撕我,再加上江一雯之前秘密告别会上编排我陷害她,所以,脑残粉就一下子上当了!”

慕十熏的思维逻辑比较强,白辛言讲的这些,她完全能理清。

稍稍琢磨了一下,说:“我知道了,我接下来会……”

“十熏!”白辛言知道慕十熏会报告给关总,赶忙开口拦住:“不用了,就这样吧!”

报告给关总,关总也会惊动霍胤尧,目前来说,她并不想跟霍胤尧再正面交集。

一晚上经受精神和肉体双重伤害,她又不是牲口,没那么快过去。

是个人也不会那么快过去!

另外,她想找个机会,找剧导再谈一谈萨公主的角色。

据说,这个角色到现在还没有定下,她想再试一试。

慕十熏不明白白辛言为什么不让她追究姜玫玫,但既然她心中有计较,那自然有她的道理。

微微点了点头说:“嗯,好,那我就不报关总了,接下来,萨公主的角色,我再帮你打听一下。”

但愿还有希望。

“不用了,十熏!”

白辛言现在是一心搞事业的小女强人,从床上爬起来,认真又认真的讲:“这个角色我想亲自找剧导和铜钱老师谈。”

慕十熏听了白辛言的话,眉头微微一皱:“你想私下找剧导?”

剧导是名导,人品也正,最忌讳,也最反感跟女演员吃饭。

江心儿这样冒然的去约剧导,很有可能适得其反。

“是啊,十熏!”白辛言讲:“我想试一试,说不定剧导会看在我不气馁的份上,不计较呢,再说,我那天是在试镜官面前直接离开,理应给二位赔礼道歉。”

剧导和铜钱老师都是令人尊敬的前辈,德高望重,那天因为着急找敏敏,一句话没说就跑出了试镜间。

实在是太不尊重人了。

慕十熏听了白辛言的想法,稍稍思忖一会儿,说:“也好,接下来你自己掂量着办,需要我出面的时候,我会出面!”

“恩恩,好!”

白辛言应了一声,要挂电话。

“等一下!”慕十熏叫住白辛言,说:“你现在是不是跟封泽阳在一起?”

“嗯?什么?”白辛言大眼睛微微睁圆。

“你是不是和九爷闹不和了?住在外面?”慕十熏换了一种说法。

关于网上流传的绯闻,她似乎看到了关于九爷的,好像是说江心儿闹婚变,跟着封家人离开。

弃九爷于不顾!

所以,她才第一句就问,江心儿人在哪里。

白辛言听到慕十熏这么问,有意要回避,但是知道慕十熏认真的性子。

什么事都要弄个清楚,才罢休。

小嘴儿咬了咬,说:“十熏,我……我是在外面住,但是我没有跟九爷没有闹不和。”

她只是……

只是有点不想面对罢了。

关于昨天晚上的事情,她不想多想,也不想多纠结。

她现在只想尽最大的努力争取萨公主的角色,还有就是……好好的管理白氏。

至于其他的,就顺其自然吧。

“好吧,我信你!”慕十熏隐隐察觉到白辛言的情绪不对,但没有过多的想,应了一声,就挂断了电话。

电话挂断,白辛言把手机从耳边拿开,调整一下压抑的心态,起床到洗手间洗漱刷牙。

她肩膀上的伤还在,看着贴着纱布的左肩肩头,白辛言低下头不去看。

洗漱完,又把头发扎了起来。

白辛言看着镜子里打扮清爽的自己,小嘴儿吧嗒两下,攥了攥小拳头,给自己加油打气。

搞事业,走起!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