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章我诅咒你不得好死!
书名:嫁给残疾大佬后 作者:李家暮暮 本章字数:2279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9 01:21:07

山下的路边,停着一辆黑色的越野车。

霍端铭站在车门前打着电话,一脸吃了屎的表情,又丧又无奈:

“嗯,我知道了,那个……阿夫,你能不能跟我小叔说一下,让他派一队保镖给小婶婶,我不想每天接送她!”

“铭少爷,这是九爷做的决定,您还是亲自跟他说吧!”阿夫在电话里礼貌的说。

“靠,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,算了算了,先这样吧,我这边看到小婶婶了!”

霍端铭挂了电话,走向白辛言。

白辛言看到霍端铭,大眼睛微微睁大,诧异道:“小侄子?你……怎么来了,你来接我?”

讲着话,白辛言眼睛瞟向越野车后面的保镖车。

“恩,是啊!小叔让我每天接你!”霍端铭再怎么不高兴,但也不能当着外人表现出来。

点了点头,替白辛言拉开车门,“小婶婶,上车吧!”

白辛言“哦”了一声,转过身对米小溪说:“溪溪,你怎么办?要不要送你一程?”

米小溪看了一眼霍端铭。

这个人比心儿姐姐似乎还大一两岁,怎么管心儿姐叫婶婶,莫非……

“溪溪?”

米小溪回神,摇了摇头,说:“不了,心儿姐,你……你先走吧,我等公交就好!”

“好!”

白辛言朝米小溪告别后,上了车。

霍端铭关上车门,绕到驾驶门前,开门坐进去。

屁股还没坐稳,就感觉有人影凑过来,吓得他差点叫出来,“卧槽,小婶婶,你……干嘛?吓死人了?!”

白辛言笑得眉眼弯弯,“小侄子,你小叔让你每天来接我?!”

“啊……是是啊!”霍端铭向一旁缩了缩,跟白辛言保持距离。

“你是不是很不乐意?!”白辛言挪动小PP,也离霍端铭远了些。

“嗯!是啊,我……我不是不想接你,我每天好忙的,哎呀,我小叔真是的!”霍端铭本来就不高兴,这会儿被闻起来,直接发起了牢骚:

“他担心你再遇上坏人,他就自己来接吗?干嘛非让我来!”

白辛言叹了一口气,靠到后背上,“现在知道了吧,你小叔那人就是死鸭子嘴硬!不过,也不是没办法,你可以跟你小叔说,或者不用说,直接让阿鬼派一队人来啊,不用自己接的!”

霍端铭闻言,手上方向盘猛地一晃,他暗暗琢磨一两秒,说:“是是啊,可以阿鬼来吗?!那个……”

讲到这里,霍端铭侧首看了一眼白辛言,假装不在意的问:“小婶婶,你知道阿鬼?”

阿鬼是小叔养的暗卫,一般没人知道。

白辛言后知后觉,心头猛地一绷,她咬了咬小嘴儿,露出轻松的笑容说:

“是啊,你小叔说阿鬼可厉害了,他是你小叔养的暗卫吗?怎么了?”

“哦,没,没事!”霍端铭松了一口气,应声。

也对,这个女人跟小叔叔有旧情,知道小叔养暗卫的事也正常。

“那个……小婶婶,你去哪儿?!。

“去哪儿?!”

白辛言琢磨了琢磨,一拍大腿说:“去酒吧,小侄子,我请你喝东西,补偿你替我挨打!怎么样?够意思吧?!”

“好!”

霍端铭点了点头,将车子改道朝酒吧驶去。

白家别墅

白振业靠在沙发上,苍老的面容上笼罩着一层阴云,他一手扶着氧气管一手拄着拐杖。

突然,手中拐杖猛地抬起,狠狠的砸向白新蓝的肩膀。

一拐杖砸下来,白新蓝只觉得肩膀上一阵剧痛。

她尖叫一声,哇的大声哭了出来,“哇……爷爷,你不要打我,我好痛,呜呜呜……”

白振业看到白新蓝哭,心头怒火更加旺了,高高举起拐杖,又要砸下去。

“爸!”胡范琴尖叫道,上前护住白新蓝:“你为什么要打蓝儿啊?!”

白振业心口的怒气翻涌,用拐杖指着白新蓝,说,“你问问她今天在霍家做了什么,说了什么?”

“蓝儿,你……你在霍家说了什么?”

胡范琴不悦的看了一眼白振业,转过头问白新蓝。

白新蓝捂着肩膀,一边呜呜的哭一边假装抽搐。

想到今天白振业那么笃定江心儿是清白的,她就气得要死,现在还要兴师问罪。

她捂着脸冲着白振业大声道:

“我做什么了?呜呜呜……明明就是江心儿那个贱人她勾引男人被人拍到,你却不信我,呜呜呜……你为什么不信我?你为什么要答应退婚?呜呜呜……爷爷你偏心!”

“偏心?”

白振业被白辛言这个不知道悔改的态度气得浑身发抖:

“你这个白眼狼,我要是偏当初就不会让你进白家门,你说,那视频是哪来的?是不是……是不是你找人诬陷的心儿?你说!”

“我没有!”白新蓝猛地站起身,大叫否认:“我没有!爷爷……呜呜呜,你……为什么说我诬陷她?为什么不说是江心儿不要脸,你说……你说你是不是跟那个贱人有一腿?!”

“混账!”

这个时候,一直在旁边不言语的白明重“噌”的站起身,狠狠一巴掌甩在了白新蓝的脸上。

“啪!”

清脆的巴掌声落下。

白新蓝头歪向一边,脸上火辣辣的疼。

她捂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白明重:“爸……你……你打我?你为什么打我?你……你是不是也跟……江心儿上过床?你个不要脸的老男人!你……呜呜呜……你背叛我,背叛我妈!”

从她进白家门开始,白明重从来没有动过她一个手指头,她一直认为,无论白明重有多少个私生子,她都是最受宠的那一个。

可是……可是他今天却甩她巴掌!

白新蓝气得口无遮拦,“我诅咒你不得好死!”

白明重气得再要抬手,却被管家给拦住了,“老爷子,先生都消消气,二小姐,有病根子,刚刚还晕了,这……可不能这么使劲哭啊!”

白明重恨恨的咬牙,侧首,吩咐一旁的管家:“老陈,去,把二小姐送到管教学校,没有我的允许,不准接回来!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